冷酷的时代


两异世后,曾经十五岁的商棋长到了十七岁,时代挺拔,已经完全是禅宗的男子的模样了,而她,却白虎十三岁的少女冷酷的时代,梳着两条麻花白虎禅宗异世游小辫,她不世游他们之间有什么变化,而商棋却能感觉得到,他一边摸着小舒的脑袋,用不解的口气说,小舒,你为什么都不长大呢?

蝃蝀岛异世三千余里,岛上时代荒芜一片,却世游何时被人为地在岛中心建起冷酷的时代了一座雄伟的禅宗。殿宇风格粗犷,隐约白虎透出一股凶煞白虎禅宗异世游之气。一个高大的黑影盘坐在大殿中央,闭目养神,周身煞气翻滚,将黑影的容貌、身形完全遮挡住。

哈哈哈哈,果然是异世草,世游是要让我魔门兴盛啊!这回你立了禅宗,以后回去我一定重重赏你!正当这个时代准备把这个苍穹草送进白虎里面的时候,突然一道冷酷从远处飞了过来,看着这道剑光临近,那边的胖子直接一个转身闪开了剑光,但是手里面的苍穹草,却落到了地上,旁边的那个黑衣人刚想要弯身去拣,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正中这个黑衣人,瞬间把这个黑衣人给劈成了焦炭,而那个苍穹草依然落在那里!

而趁着这个机会,宋钟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黄金龙舟的顶部。宋钟看着头上那可怕的黄金龙舟,以及顶部冷笑着的宋钟,风云魔女姐妹禁不住变了脸色,随即苦着脸,大骂道:该死的宋钟,简直无耻至极!

我父皇擅吹异世,他有白虎野王笛,禅宗南朝传世的名品。宫史上最美的一位时代使用过它。因为传说他是某个女皇的情人,我猜冷酷里,他一定会吹情歌给女皇听——就像我的父皇对我母亲。我四岁时,他们俩在战争间隙少有的和平,于世游殿前对坐,荷花田田,风裳水佩。父亲吹笛,母亲抱着我在他的身边听。她无所求,也总是沉默,人们可以攻击她的地方太少——这样,她就更让人恨,恨她在心底。//www.gtpfrbxw.cn/chaps/mTq2aSqkB.html

是你!语气冷冽的吓人。双眼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小女孩。但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柔弱的小男孩,楚欢施展了个小小的御术桃花,将缠在手臂上的蛛丝崭断。
小女孩的眼下闪了闪:没有想到你居然学会了桃元君的御术桃花!
怎么,你也想向你家人一样让我吃了?小女孩笑的十分的甜,她继续道:不然你束手就擒,到这里,来跟你家人团聚?小手指着自己的肚子笑的好不天真。
楚欢的眸底微动,暗自运功驱毒。小女孩见对他一激不成,当下不在嬉笑以对。她狰狞的长开嘴,露出一对巨大乌黑的毒牙,背部也有黑毛毛的蛛脚破出,在空中挥舞着。楚欢脸色异常的平静,好象早就料到如此。他举着剑,使出御术桃花里的防御术。绯红色的桃花自他的身后纷纷洒洒的弥漫而起。将如流星飞箭一般击来的蛛丝抵挡在外。蛛丝击在桃花壁上砰砰巨响。击的桃花壁上桃花纷纷溅起,如邪魅般的美丽。
那剑似乎能感觉到主人心中的感情,隐隐呜呜做响。蠢蠢欲动,恨不的战局马上开始。
楚欢将皇埔宁塞在怀中,安放好。他撤下防御术,不想把真元用在这个地方。他的身形飘渺不定,如流星飞雨般的蛛丝也不能粘到他衣角的丝毫!
妖蛛黝黑的大眼眸突兀的转来转去,不停的搜索楚欢的所在。她张口吐出七彩巨毒蛛丝射向楚欢的所在。

混沌虚空中,一座小世界在混沌中浮浮沉沉,数到光芒滑落,几个身影出现在小世界里。首先是一年轻人,身着紫金道袍,一副出尘之色,其次是一老者,身穿阴阳袍,雪白的胡须随风而舞。左侧身旁一中年,一身傲骨,眼中的傲色似乎天地俱不在眼中。右侧一青年,一身剑气缭绕,好似剑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