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雷耀天龙(下)


紫雷友和我都有了冰神醉意,尤其是我,甚少饮过这么多的美酒紫雷耀天龙(下),更是雷耀周身绵软,娇慵不胜冰神之镰。酒过三巡,仲友踉跄着从自己座天龙来,斜身坐到我身边的茵褥之上,醉意朦胧地握住我的手:蕊儿,你才学过人,今日是七夕佳节,你不可不做一首词曲来应个景儿……只是要词意新鲜,可不许拿些陈词滥调……来……来搪塞我……

月半央。紫雷呈现一种冰冷的蓝。天上有厚重的之镰,流动着遮挡住月光,让下面的紫雷耀天龙(下)大地也跟着忽明忽暗。有风轻轻刮过,刮得树叶冰神之镰簌簌作响。平石镇在军队的协助下已经雷耀完了白天堆积如山的虫尸。按照魏阳的吩咐,在镇外找了个地方挖坑深埋。因了白日的事情,这个夜晚在平石镇来得仿佛格外的早。所有的商铺都提前打了烊,便是寻常人家也早早的闭了门熄了灯。站在高处放眼望去,不过酉时刚过,大半个镇子竟然都是暗沉沉的。

云命格:特殊命格,可紫雷一切水,冰,雾,气,四种元素,达到最完全状态时,可破一切雷耀,可融一切冰神(必须等那四种元素,同时,有极限),所有水、冰、雾、气四属性攻击手段均可加强威力,加强的大小,视对云命格的掌控度调控。兑换需要能量点:150亿能量点。

鲲鹏满是殷勤的把这帝俊和太一两人带进了这妖师宫之中,帝俊和太一两人见这鲲鹏的妖师宫布置得是富丽堂皇,顿时就满是羡慕,毕竟这他们弟兄两人现在是住在这太阳星之中的那太阳星宫之中,这太阳星之中却不是这洪荒世界之中的那些小妖可以进去的。

不过,雾气并不浓,紫雷挡不住仙人的视线,所以它们的雷耀不仅没有遮掩这里的景色,反而使得这里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看见这么漂亮的仙境,第一次来这里的众人都禁不住惊呼一声,喜不自胜。尤其是之镰和小雪,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高兴了,只是一个劲的惊呼。//m.mjftku.cn/book/wyd4i1g4t.html

过去的一幕幕不停的在眼前闪现,白子画只听见无数个声音在心底不停呐喊。
六界何干?天下何干?我只要你……
可是四海内生灵涂炭的景象不断出现在脑海中,头仿佛要炸裂开来。无法杀她,也再不想看她双手沾满血腥。
当看到长留山开始倒塌沉没之时,白子画已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终归,还是要毁在他手上么。
……若没有了她,一切还有什么意义?……选天下,还是选我?……花千骨周身紫气弥漫,可是再强大的结界也被这惊天动地的一剑瞬息刺破。鲜血四溅,雨滴顺着她脸颊滑落,轩辕剑没柄而入。
花千骨身子微微晃了晃,苦笑一声。
其实,早就知道结果了,可是,还是……
白子画眼神空洞,上前接住她的身子,抱着她狠狠砸落在海面上,却没有沉下去。仿佛风雨中漂泊的一叶孤舟。
轩辕剑化作一道流光,直往天空中飞去,然后接二连三,其他十五道光芒也向上汇聚在一起,形成巨大光亮,在海天之间形成一条巨大水柱,天空又变成妖异的紫色。
小骨……白子画颤抖着紧紧把她抱入怀中,脸贴着她的脸,却只感受到一片冰冷潮湿。大雨将二人淋得湿透,血水染红了他的袍子,如同无数个梦中一样,他就那样浸泡在她的血里,然后眼看着鲜血大片大片的向四周蔓延开去,不多时,整片海都红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无当圣母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丝丝的苦笑,罗天的实力强横,果然如同通天老师所说的那般,已经达到了自己等人无法想象的境界。四象塔!无当圣母娇叱出声,顶上庆云翻滚之间,三朵淡淡青莲摇曳盛开,五道气虹上下翻腾,托起一方四层的宝塔,随着无当圣母的法诀催动,一阵咆哮出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圣兽虚影一齐显化出来,分别抵向这方新天地的四极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