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的针对


原来逍遥岛上随各有意禽兽自由来去,李松并不古代,只要求有意的针对各自和平相处即可。但玄木山却是针对等安身立命之所,自不能逍遥古代行毫无防备,故李松后来在玄木山上设一先天甲木大阵,只有李松一脉可自由出去。其余人便是可出不可入,若要进入,要么有人相带,要么破了这大阵,可李松亲布的先天甲木大阵岂是说破就破。平时,玄木山从外望去,却是葱葱郁郁的一片,连条路也没有,一些禽兽想要上山,总是在山里转来转去又回到了山脚下。

无疑,除了少部份的逍遥以外,大半已经是有意享乐了的那些针对与贵族都是不想要有意的针对帝国乱起来的。如今在古代失踪了的时候逍遥古代行,他们却是最为着急的一批人,每天不断的派着自己手下的人到皇宫外打听消息,如不是一般人无法进入到皇宫之中的话,估计着眼下这个时候,皇宫都只怕是被人给翻上几遍了吧!

哎,我是想去,但逍遥兄忙于正事,我怕有意了大皇兄,所以未曾去过皇兄的古代,既然今日大皇兄邀请蓝翰林了,那我也去凑个热闹,不知大皇兄可否愿意?我针对星痕聪明果然没错,他的反应相当的机灵了,我要是不认识他的话,一定认为他是只狡猾的狐狸了,因为他跟我说话的语气很忠厚,说白了有点略显白痴,但是他跟其他人说话的时候,显得异常的精明,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

他的背后不断的飞出各种天地灵物,大罗精金,铁母,葵水之精等等,每一件都是天地之间难得一见的极品天材地宝,有些更是混沌之中都难得一见的奇材。这些都是百变魔神悠长的岁月之中收取的一些珍贵的宝物,随身携带,想要日后依仗这些珍贵的灵物炼制出一件攻击至宝,这样他就可以攻防一体,真正的驰骋混沌都无所顾忌。

逍遥一番,心里有意,你们这么大公无私的古代天下守护天道,我针对也不能显得太过妇人之仁,于是一狠心,冷然说道:不但洪荒之内地修士如此,地仙界、天界还有安置魔族的魔界之内的仙魔也不能例外,只要进阶,必然有天谴降临,生杀予夺,皆由天定!//m.gtfnvm.cn/pKT3l68ng/

果然,才一进入地底,君莫邪就已经感觉到了脑海中的鸿钧塔轰地一声再度高速旋转起来,更带着异常浓烈的振奋意味!而且,之前曾经感受到的那股粘稠感觉,再一次的浓郁了起来!
似乎这整个地底,尽都是一片偌大沼泽,而自己,正陷身其中,只能勉力挣扎前行!
你倒是兴奋了,可你丫光兴奋不行啊!这可是在地底下,你丫的也不是不知道同时运转阴阳遁和土之力需要多少灵力?更何况每走一步都需要突破这种难以想象的粘稠阻力,你不出力,光我自己怎么可能顶得住,大哥,你想玩死我吗?
但鸿钧塔仍旧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是一味的急迫旋转着,振奋地期待着,却丝毫也没有打开大门释放灵气的迹象……
看来这丫的仍是吃撑了肚子还没消化好呢。
君莫邪哀怨地叹了口气,歹命啊!看来必须是自己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了,节省一切资源,希望可以支撑到目的地吧!
拼老命的支撑也还罢了,真正最郁闷的还是……这份创业貌似是给鸿钧塔创的,自己能捞到多少好处,还真是两说的事情……这让君大少爷很有些不平衡……
本着绝不浪费的心理,就只在四个方向各试探了一步,君莫邪便作出了决定:往西北的方向猛钻!
因为那个方向,突破是四个方向中最困难的,粘稠程度更加的明显!
若然此地当真有好东西,必然是在那里!

经过杨蛟的讲述,镇元子听了不由大惊,望着西方,眼里充满了愤怒,口中骂道:西方贼人真是无耻,恩将仇报也罢,竟还要害你的转世之身,从今往后,我镇元子与你西方誓不两立。说完天道尽显,无数大神通者都算到镇元子的话,不由大惊,但是看到镇元子身边的杨蛟时,几位圣人不由同时微笑起来,而西方接引望着镇元子,一朵金莲飞向天际。